回想起,以前在沛錸寵物線上任職時,在華納威秀的一個活動當中,我們的攤位隔壁就是導盲犬協會。
     協會每個人都充滿的熱情 (真心的熱情!! 是真的熱情,而不是虛偽的熱情 ),很幸運得當時也認識了William (台灣導盲犬協會秘書長),留著鬍子的他,總是認情的笑臉,但每天忙碌的他到了現場,熱情依舊,而我在現場穿梭著,有時候也會利用空暇時幫她們發發傳單,算是小小的幫助,當時還買了協會的胸章,掛在我的小腰包,感覺都覺得很棒。這是台灣少數的導盲犬協會,也是少數在培訓導盲犬的單位,請大家多多支持他們吧。

    今天看到這則新聞與大家共同分享,Winson也盼望大家看到導盲犬時要注意,三不一問的原則:不餵食、不叫(即不呼喚、不製造聲響吸引狗注意力)不摸。如果想和可愛的導盲犬做朋友,請記得先詢問他的主人。


<深情故事>導盲犬物

我不是第一次看到導盲犬,卻是第一次與導盲犬使用者交談,進而成為朋友。

去年11月,我搭捷運到淡水站,一跨出車廂,看到一個嘴角掛著淺淺笑容的年輕男孩輕聲喊著:「Gus,Find the Door」,我才發現他牽著一隻帥氣的導盲犬。

跑新聞喜歡「誤打誤撞」的我愣了一下,轉身又跳回車廂,一屁股坐在他旁邊的空位,向他搭訕,「請問可以採訪你嗎?」

這位全盲的25歲大男孩,叫作李威諭,罹患青光眼,就讀淡大期間失明,去年6月他向台灣導盲犬協會申請到導盲犬Gus,一隻導盲犬。

猛一看Gus,會以為是拉不拉多,我好奇問:「牠是拉不拉多嗎?怎麼毛有點長?」李威諭似乎佩服,「牠是拉拉和黃金生的」,他繼續說,「Gus的腳顏色比較深」,我嚇一跳:「你怎麼知道的?」他笑了:「朋友告訴我的」。後來他告訴我,他太愛Gus,所以把Gus的全身都摸遍了。

李威諭說,因為他的外觀看起來不像盲人,以前隻身搭捷運,都會被撞得東倒西歪;自從有了Gus,他下班時間在捷運台北車站,「明明知道很多人,卻像走在沒有人的地方,被碰撞的機會變少了」,他直到要下車時才不好意思似的透露,他在95年10月便以Gus為對象,寫部落格「導盲犬Gus的生活日記」。

後來我上了李威諭的部落格,看他在「拜託!我叫Gus」一文中,以俏皮口吻寫著:「不是所有導盲犬都叫可魯好嗎?」以及因為改字不易,他的文章出現很多同音錯字,最讓我感到震撼的,是他回應網友時寫一句:「有了牠,使我知道我不是孤單的活著」,樂觀的背後,原來是無限的孤寂。

李威諭的MSN暱稱,總是「Gus奉獻了牠的一聲(生)給我,我將會全心全意的照顧牠的一生。」

李威諭在部落格還說,他現在任何事都以GUS為第一考量,一早要帶Gus外出大小便,幫Gus刷毛,但是做這些事讓他覺得快樂。

為了Gus,李威諭特地去買數位相機,與友人出遊時拜託友人幫他拍與Gus的合照,他也曾嘗試幫Gus拍照,先叫Gus趴下,再推測角度和位置,雖然拍出Gus被切掉屁股或大腿的照片,但這樣的照片格外令人感動。

過去我以為,導盲犬與使用者間是主從關係,認識李威諭和Gus之後,我深刻體會,導盲犬的存在不是「被利用」,而是「被深愛著」。



外觀不像盲人的李威諭,有了GUS之後,搭乘捷運,進出閘門,被碰撞的機會變少了。

楊德宜/攝影

當我們遇見導盲犬時,我們應該這樣做的。

一、  記住三不一問的原則:不餵食、不叫(即不呼喚、不製造聲響吸引狗注意力)不摸。如果想和可愛的導盲犬做朋友,請記得先詢問他的主人。

二、  當導盲犬戴上導盲鞍,帶領著盲人走在路上時,就是在工作的狀態,為了使導盲犬專心工作,也為了維護使用者的安全,請不要以任何方式(製造聲響、拍手、製造障礙物測驗導盲犬、呼叫)引誘導盲犬。

三、  如果您遇到熟識的導盲犬和使用者,在看到導盲犬及使用者共同行進時,請先呼喚主人,再詢問主人可否觸摸狗狗,而不要直接呼喚狗的名字,影響其注意力。

四、  當您在路上看到導盲犬時,絕對不可以任何食物(包括狗零食、狗飼料)餵食工作中的導盲犬。

五、  目前導盲犬可以合法進出所有的公家機關、大眾運輸系統。

六、  當使用者到了陌生的環境時,可能需要您協助指引方向,這時希望您願意主動伸出援手,告知使用者正確的位置。

 

臺灣導盲犬協會

台灣導盲犬協會認同卡

高雄市政府導盲犬網站

導盲犬Gus的生活日記


創作者介紹

Winson 的 蟲蟲滿天飛 部落格

wif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