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又是一個可愛的交稿日,
每當交稿後就覺得喘了一小口氣。

我的作畫時間,也與一般的畫家可能也有點不一樣,
原因是我是個兼職的畫家,
本身一定會有份正職的工作,
<除了最近失業在家休息之外..有要幫Winson介紹工作的朋友歡迎與我聯繫.>
且在面試時,我都會表示我有兼差畫圖,
無論如何,正職的工作不會被影響到,
正確的來說:都是正職的工作會影響到我畫圖靈感。

在現實生活中,我是個容易想太多的人,
各位所看到冷笑話,通常是日常生活中所發生的事情,
或者,回想自己小時候做個蠢事,不然就是想現在小學生都在幹嘛,
走路時都會注意去看看小學生他們的舉動,
畢竟是在國語日報刊登的漫畫。


話說到回來,
我通常作畫的時間,
都是晚上十一點多在畫草稿,
畫完掃描之後寄給最美麗的編輯大人審稿,
隔日,編輯確認之後,
就是在交稿日的當天早上四點多起床,
開始作畫,畫完差不多七點,
然後一樣需掃描之後,寄給編輯。
正常有工作的情況之下,交稿之後會開始準備上班。


水彩上色最好玩,的地方就是他不容許失敗的過程,
因為很難補救,所以在作畫過程當中要很專心,
曾經有一次畫一張稿子,畫了三次,
不是手賤抖了兩下,
就是顏色上去之後發現不是自己要的,
在不趕時間的情形之下,都會重新在畫一張。


記得有一次非常情況之下,
恰好,我要去對岸出差,
更不巧的是當時的工作也都滿檔,
所以只交一張稿子,應付了事,
且那張稿子又不是編輯要的那張,
在無法商量之下,
我只好在準備要上飛機的前,
緊急得更改,
公務派車(租車公司)上車地點,
兒下午與公司請假趕回家收拾我的水彩工具,
當時就帶著非常簡陋的工具上飛機,
寫著寫著又事一段很搞笑的故事:

在過通關時,海關發現我帶很多的小碟子
(小碟子已經都有幾個常用的水彩顏料)
及很多的水彩筆,且畫筆還用我的吸水布包起來,
所以被要求開箱檢查,
我們的對話是這樣的....

海關問了:這是甚麼? 
我說這是水彩工具,我畫畫用的工具。
海關笑笑的說:喔?
接著我就說了:我是漫畫家,因為要趕稿,所以帶些工具到大陸飯店將稿子畫給報社。
海關聽到我是漫畫家,都很驚訝,尤其聽到我是國語日報的畫家....
我只好拿出我得 "畫本" 給他們看,
他們看完都覺得很神奇,
就這樣放行.....

從香港準備回台灣時也發生了一次.....
就這樣,我其中一篇畫作,
是在我出差的公司所提供宿舍房間完成,
就這樣很簡單的設備當中完稿,真的都很難忘。
隔天到辦公室,借掃描器掃描然後寄給編輯
<相信編輯大人,還記得這件事件>。



從蟲蟲滿天飛的第一篇
到現在的已經累積的稿量也有28篇,
也是說我已經畫了半年了,
我希望可以這樣繼續的快樂畫下去,
而我的新專欄也希望在我設定新人物也可以順利完成...

這樣我的漫畫生涯才得以延續....
如果大家有什麼好笑的笑話及影片,或者想要與我合作漫畫經紀,都很歡迎與我聯繫。<winsondesign@yahoo.com.tw>

也感謝您看完這段我自己的喃喃自語。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